1992年 深圳通宵排队购买新股认购抽签

首页 > 股票 > 海外股市 > 本文
2018年04月09日 11:02 | 中财网 钱多多
1992年8月8日,许多人在深圳通宵排队,购买新股认购抽签表1992年,中国资本市场刚刚起步,新股发行还处于摸索阶段。在沪深两地,出现了一种新事物——“新股认购抽签表”,股民通过购买抽签表,可以获......

1992年8月8日,许多人在深圳通宵排队,购买新股认购抽签表

1992年,中国资本市场刚刚起步,新股发行还处于摸索阶段。在沪深两地,出现了一种新事物——“新股认购抽签表”,股民通过购买抽签表,可以获得申购新股的权利。在当时,一级市场申购到的新股,在二级市场就意味着财富的成倍增值。于是,在1992年8月份的深圳,百万股民争购认购抽签表,酿成了后来被称为“8·10风波”的历史性事件。

1992年,乘着小平南巡的春风,股市也出现了前所未有的上涨:1992年5月21日,上交所放开了仅有的15只上市股票的价格限制,引发股市暴涨。由于没有涨停板限制,沪市一日涨了105%。随后,股指连飚两日,25日,行情触顶,报1429点。越来越多的人开始相信:中国股市能令人一夜暴富。

而深圳在8月初,就开始了第二次新股认购抽签表发售的宣传。1992年8月7日,人民银行深圳分行行长就抽签表发售接受《深圳特区报》的采访称,当年深圳计划发行A股5亿股,预备发售500万张认购抽签表,中签比例10%。1991年深圳的新股认购抽签表首次发售,价格仅为1元一张。而此时,抽签表价格已经涨到100块一张,8月8、9两日在全市300个网点发售。每个身份证限购一张抽签表,每人限持十张,每张中签表可认购1000股。

甘爱军和林兵就是当时认购大军中的两个普通人。

百万人蜂拥进深圳

“2007年,到处都是谈论股票的人,这对我来说一点也不稀奇,十几年前,我就已经是疯狂的股民了。‘8·10风波’的时候,我在深圳通宵排过队,购买新股认购抽签表。”回忆起1992年8月在深圳经历的两个难忘的晚上,四十几岁的甘爱军几乎记得每一个细节。

1992年8月8日晚9点多,甘爱军怀揣着四处借来的身份证,跟着另外一个司机朋友老高,开车到了深圳福田,开始了跟股市的第一次接触。当年,甘爱军在广州文冲船厂工作,还是一个三十岁不到的司机,1991年他就听说深圳、上海可以买股票。一位脑子灵光的同事停薪留职跑到深圳,光炒股票一两个月就赚了几万元,换来大家的艳羡。“工作四五年,我省吃俭用,当时存折上也不到两万块钱,这点钱不够做生意,拉私活收入也有限,那时候广州人都兴‘炒更’(粤语兼职的别称),我想,对我来说,炒股就是最好的‘炒更’了。”

9号开始发售,甘爱军打算8号晚上就到网点排队,心想这样就万无一失了。没承想到了销售点,发现现场已经人山人海。销售点排出来的长队已经像长蛇一样转过了几个弯。甘爱军打听了一下,从7号晚上开始,各个销售点就出现了排队的市民,这些人都有所准备,吃的喝的带的不少。“深圳到了八月,气温也有27度左右,人挤人的空地上,热气腾腾的味道实在很难受。”甘爱军说。

到了8号中午,刚刚中专毕业到深圳一家电子厂工作的林兵也背着一个书包,开始到关外的一个销售点排队。他是一个潮汕人,尽管积蓄不多,仍然憧憬着能够早日赚到人生的第一桶金,像家族里一些成功者一样,最后拥有属于自己的生意。他手中的积蓄还不够申购1000股新股,但“每人限购10张,中签率10%”的规则让他眼前一亮。算起来,中签几乎是十拿九稳的,无论如何,先中签了再说。收集身份证也没难倒他,当时,林兵有好几位亲属在深圳的农贸市场当小贩,通过他们,小林很快借到了十张身份证。“他们谁也不知道我为什么要借身份证,我当时想,这就是读过书和没读过书的差别吧。我这也是凭知识赚钱。”

估摸着市区内能人多,知道申购新股发财奥秘的人也多,所以,林兵选择在关外排队,他觉得这样或许能够更快地买到抽签表。尽管排队的人比自己预想的多,但是从小和父母排队买粮、买肉的经历告诉他,越紧俏的东西,排队的人越多,而获得的过程也越为艰难。林兵说,当时他认为,炎热和疲惫排队,都是获得财富的必经之途。

排队的滋味

甘爱军的朋友老高脑子很精,看着几乎见不到尾巴的队伍,他决定买位子。最后两个人各花了50块,跟民工买到了两个好一些的位子。没想到过了没多久,开出100块价位都买不到了。安顿下来,甘爱军就跟前后左右聊开了。“仔细一听,排队的什么人都有,旁边那位来自关外的工厂,老板收集了厂里工人的身份证,派了二十几个人过来排队,每个人按50块每天发工资,还发误餐补贴。”

当时,为了买到申购表,这些第一代股民可谓招数百出。不仅当地的股民行动了,外地股民也大量涌入深圳。据当地媒体报道,当时的深圳邮政系统,陆续收到来自外省的一麻袋一麻袋的身份证。有了身份证,这些人就雇了民工排队。有的“雇主”就站在队伍的旁边,手里捏一叠钞票,一个“雇佣兵”出来给他10张抽签表,他便给他一份钞票,一手交钱一手交表。

甘爱军说,当时排队的人一个贴着一个,主要的目的是为了防止别人插队。“我们只能搂住前面那位排队者的腰或是扶着肩膀,而后面一位也重复着同样的动作。幸好老高站在我前面,熟人,搂起来不尴尬,后面那位也是搂着我的腰,还好后面那一位也是男的。当时排队的也有女人,同样紧紧搂着前面一位的腰,没有办法,大家都奔着一个目标去,炒股,赚钱呗。”即便如此,也出现了有人排了一天一夜,却在快排到时却被挤出队伍的事发生。

“但什么也不能阻止我们排队。你想想,花上一天一夜,10%的中签率,能中上一签,以那时候股市的火爆程度,买新股投进去的钱能够翻番吧。一天一夜风餐露宿后财富翻倍,诱惑力能不大么?”甘爱军说,那时候排队的80%以上都是年轻人,尽管天气很热,甚至中间下过瓢泼大雨,无论多疲倦,提到新股大家还是兴致勃勃,打退堂鼓的极少。

那两天,深圳白天气温在35度左右,晚上十一二点空气中仍有热风,而早上7点多的太阳照到脸上,就有明显的灼痛感。林兵自己带来的水早就喝光了,幸好有小贩中间叫卖矿泉水,小林买了最大包装的一瓶。“最难受的是没处上厕所,喝水也是小口小口喝,天气热,流汗没多久蒸发了,这样就不会肚子胀着难受。”林兵说,当时他看到排在前面的一位仁兄,身上的黑色T恤上面结了厚厚的一层盐花,而头发因为流汗,已经板结成一缕一缕的。周围散发着一阵阵的馊味,他分不清楚到底这股味儿是自己身上的,还是来自别人。

队伍越拉越长,每个人的空间越缩越小,但还是有一些小贩见缝插针地在队伍里卖着矿泉水、食品、祛风油……他们也在顺便传播着小道消息。这也给大家带来了乐子。一会儿传说市政府发现股民踊跃排队,决定扩大新股发行量,中签者每人能够申购1500股;又传说各销售点将在早上六点提早销售抽签表。消息在队伍中流传着,一次一次振奋着排队者的心情,却又一次次被证实是假消息。

暴力事件

终于捱到了8月9日。

上午8时,遍布深圳市城乡的300个网点开始发售新股认购抽签表,有的网点到早上9点就宣布,所有的抽签表已经售罄。“我和老高排了一个晚上,也没有买到。我早就数过了,我们大约排在两百多位,当时买到票的估计还不到一百人。仔细算一下,500万张抽签表,按每人购10张算,三百个销售点平摊下来应该每个销售点有1600多人可以买到,何况我们排队的地方在福田,还算较大的网点,抽签表投放量应该更大些。但是只有不到一百人买到,这里面肯定有问题。”甘爱军说,排了一夜的队,还没有买到,大家都很郁闷,现场还有一些黄牛号称可以以一张300元的价格出售抽签表,不管真实与否,这也让排队的人更加愤怒了。甘爱军回忆说,当时就有排队的群众大声喧哗,声称要到市政府静坐示威。买不到抽签表,甘爱军下午就驱车离开了深圳,老高说要去看一个亲戚,留在了深圳。经过深南路的时候,甘爱军说,当时市政府门前已经聚集了一群静坐的人了。

而在关外排队的林兵也没有那么幸运。队伍慢慢地蠕动了一个多钟头后,林兵看着前几位排队者失望地离开了窗口。工作人员告诉他们,抽签表已经销售完毕。“我当时第一反应就是其中有诈!每分钟卖一个人,也不可能一个多钟头就卖完了吧?”做了一个晚上的发财梦像气球一样被戳破了。林兵说,当时有很强烈的受骗的感觉。尽管队伍里骂声连连,但疲惫的林兵还是乖乖地回到了宿舍。

8月10日下午,林兵在收音机里听到人民银行深圳市分行发布通告,宣布原定于8月10日下午6时的截止收表时间,推迟到11日11点。他觉得排队者的推测得到印证——大家推测,有一些抽签表被截留,然后高价出售,而推迟收表截止时间是为了给那些舞弊者创造条件,以便他们有充足的时间高价销售截留的认购表。“我当时特别想搞清是怎么回事,广播报纸都找不到答案,当天晚上,我坐车到了市区。”林兵说。

当晚,几千股民打着“坚决反对作弊”、“我们要公平,我们要股票”的横幅,沿着深南中路向市政府方向游行,林兵也在人群里,不由自主地喊着。

晚上8时左右情况恶化,数万人围在市政府周围,并阻塞了深南中路,造成交通中断。随着事态进一步发展,少数人开始使用暴力,砸汽车、砸摩托、攻击执勤干警,在红荔路交通银行附近烧毁了汽车。维持秩序的武警也被打伤。事件一直持续到次日清晨,围观者两三万人。深圳最主要的交通干线深南中路以及深圳市政府门口的大道被堵塞,有关部门不得不动用催泪弹和水炮驱散人群。

当警察出现时,林兵才回过神来。“当时我拼命朝着游行队伍相反的方向跑去,还记得当时遇到一个宿舍区的围墙,我不假思索就翻过去了。要是平时,那么高的围墙根本没有胆量翻。这个晚上,浇灭了我对买股票致富的兴趣。当时炒股,靠的是运气和关系,不能掌握的因素太多了。”

当天夜里,市政府及有关方面召开紧急会议,决定第二天增发50万张新股认购抽签表兑换券,每券9月份以后可兑换抽签表10张,中签率不变。8月11日下午2时,新增发的50万张新股认购抽签表兑换券开始发售,次日全部售完,秩序良好。

四个月后,对“8·10”事件的清查结果公布。清查出内部截留私买的抽签表达105399张,涉及金融系统干部、职工4180人。其中,金融系统内部职工私买近6.5万张,执勤、监管人员私买2万多张,给关系户购买近2万张。涉案人员金融系统30人,工商系统8人,公安系统4人,企业单位1人。最后被公开处理的“罪大恶极”的9人,其中7人是单位或部门的负责人。“‘8·10风波’后,深圳股市曾一度受重创,指数从8月10日的310点跌到8月14日的285点,跌幅为8.1%。同时元气大伤,深成指从此一直跌到11月23日的164点才止跌反弹。

再次赶到深圳的甘爱军和老高在11日买到认购表的兑换券,在年终分别成功申购到500股新股(增加抽签表发行量后,申购新股数量减半)。在上市首日,甘爱军立刻卖出,赚了1600元。而老高赚来的钱继续买卖股票,由于听信消息,快进快出,到1993年底,老高算了一下,仅赚了200元。而林兵1994年开始创业,一直到2006年,才重新加入股民的行列。

加载中

浙B2-20050306-3

浙公网安备 33010502000262号

Copyright © 2016 All Rights Reserved